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生日快樂。


滴答、滴答,時間轉動的聲音刺痛男人的耳膜,他環顧幾乎什麼都沒有的空洞房間,突然覺得好諷刺;連現在是幾月幾號甚至是西元幾年都不知曉的他,還需要知道現在到底是幾點鐘? 擱在沙發上的手一揮,將時鐘甩下茶几,打碎了他長久的寧靜。


失去了能讓分散他注意的微弱雜音,整間屋子安靜的可怕,嬉笑聲從記憶裡的四面八方湧出,廚房櫥櫃裡塵封已久的對杯發出咯答的聲音,那是他們剛同居時第一次舉杯慶祝;兩個人的相片在相簿裡蠢蠢欲動,他聽得到那翻頁的聲音。緩慢地;是自己摟他在懷的溫柔,急速地;是跟他打鬧時的歡愉。

他忘記帶走的衣服在衣櫃裡起舞,咯答咯搭,那隻白皙的手一面將衣架掛進衣櫥裡一面帶著笑容喊他: 「吶、國光。」

這太瘋狂了,男人發現他已經離開了太久,久到自己快要忘記他的臉;卻還清清楚楚地記得他的笑他的聲音跟他的過往。


朝陽緩緩上升,第一道曙光穿越玻璃門照在男人有些狼狽的臉上,引導他起身進浴室梳洗,替自己做早餐,就像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。自己打好領帶拉好衣領,不忘留份加有芥末的培根炒蛋放在餐桌上,在玄關留下句我出門了然後離開,凌晨暗時分的無助彷彿是場夢。



「早安,手塚總裁。」
「早。」

男人靜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處理公事,他本就是個不多話的主,公司裡仰慕他的人多的可以把地毯踏爛,他眼裡卻只有他的工作,公事、工作除此以外再也沒有別的。

白天的他什麼都記不起來,腦海裡有塊空白抗拒著別人太過熱情的親近。

只要男人一跨進房門,他又會想起來,那裡少了件重要的生命,已經不能稱之作家。那個總是在微笑的人幾乎什麼都沒有帶走,他的東西都好好地躺在原地,好像他跟平常一樣只是去做趟取材旅行。



又是一個深沉的夜降臨,男人一回家第一件事先是打開家裡所有的門;主臥房的、浴室的、客房的、書房的、陽台的…

「沒有、沒有、全都沒有!」

再打開所有的櫃子一一確認,「沒有、沒有、還是沒有。」

最後跌坐在客廳的木質地板上,「你今天還是不打算回來嗎?」
滴答、滴答,就算沒有時鐘,這個空間的時間還是不停地往後移,從一切開始變樣的那晚起已經過了五年,男人沒有接受他已經不會回來的事實,只是單純地覺得他有事在外頭耽擱了,所以今天也不會回家。


“鈴鈴鈴鈴鈴―”


電話不識時務地響了,將男人麻痺的神經一點一點地喚醒,他拖起疲憊的身軀靠向沙發旁的茶几,「喂,我是手塚國光。」

「……」電話的另一頭無聲地沉默著,有股冷風從未關好的陽台空隙裡鑽進,男人突然覺得此刻冷的令他鼻頭一酸。

「…....柯嚓―嘟嘟嘟嘟嘟―」連聲的空號音傳來,男人怔著,連手裡的話筒都忘了掛上。空氣中彌漫著某種熟悉的蘋果香,慢慢將他催眠,成串的嘟聲正好成了輕快的安眠曲。進入夢鄉前,有一滴液體滑下他的臉龐,所經之處慢慢紓緩。



「你每年的今天總會做這樣的要求。」
「要是不這樣做,這個笨男人連自己的生日都不會記得。」優美的臉部線條此時緊緊擠成一團,嘴上還堅持自己該帶著笑,忍耐著不肯張開瞇成一條的眼。



滴答、滴答,男人家裡未插上電的電話螢幕突然亮起來,顯示著十月七號,PM 11點59分59秒…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後記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就你這BT傢伙會在這日子寫這玩意(毆爛)
ˇˇˇˇˇˇˇˇˇˇˇˇˇˇˇˇˇˇ
生日快樂ˇ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連悲觀幽靈都不敵

大叔囧

Author:大叔囧

Death note
不知什麼鬼
月別アーカイブ
カテゴリー
最近的情書(毆)
手塚君

????纣冦
见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Cbox
ブログ内検索
RSSフィード
朋友的小窩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