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写真

1029賀,廢了這麼多天終於有一點點想寫文的感覺(毆)
靈感太太你快帶著國光兔回來,我想快點把他解決啊(淚)

這麼歡樂的東西我不想讓它繼續存活。(喂)

ps:我真的覺得靈感太太對我有恨意想殺我,他要嘛不來一來都來一大堆像馬賽克一樣......
(最悲的是他永遠不帶山鼠坑的靈感給我)
手塚國光有個很吃虧的性格,他無法將自己的想法用好聽的場面話包裝好,再用討人喜歡的話語表達出。這點與他同在網球社三年的不二周助非常清楚,他把這歸類為 “手塚國光難得的笨拙”,並暗自竊笑神真的挺公平的、世界上真的沒有完美的人。


傾盆大雨的午後,沒帶傘的不二衝回家時已經渾身溼透。他正想去浴室洗個舒服的熱水澡,突然聽見門鈴"叮咚叮咚"地響著。

快速回想起母親跟姐姐到外國去看獨自一人赴任的父親,裕太今天還在宿舍,不二只好拖著渾身疲憊的身軀走到門前。原以為不是推銷報紙的;就是隔壁來借醬油的,沒想到打開門後居然看見同樣被雨淋濕的手塚一付狼狽樣。

「手塚?!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「抱歉、不二,我剛好經過你家,可以借我打個電話嗎?我有急事。」
「可以啊,你先進來吧。」

不二將手塚領進門,替他沖了杯熱茶,再跑上樓拿乾淨的毛巾遞給他。

「先擦擦頭吧,這樣會感冒。」
「謝謝。」

指引手塚電話的所在後,不二告訴手塚用完要離開的時候,直接幫他把大門帶上就好。然後就上樓進浴室洗澡。

等到不二再次下樓的時候,手塚已經不在客廳裡,不二紓了口氣,窩進沙發裡看恐怖片。沒多久,他聽到樓上自己房裡傳來一點小動靜。

不二從沙發上彈起,衝上樓打開房門,發現手塚尚未離去而是擅自進了自己房間。

「手塚、沒經過別人同意就擅自闖入不太好吧?」 不二倚靠在房門口,睜開平常總是瞇在一起的藍眸盯著手塚。

「抱歉、因為有點事很在意。」手塚聽出不二語氣中的怒氣,轉身步出不二房間。

不二揚揚嘴角,這時候一般人都會拼命找好聽的藉口吧,例如 “口袋裡的錢幣滾進來了” 或是 “因為從外頭看到不二你種的仙人掌很漂亮就被吸引進來了” 之類的。
只有手塚國光這人會老老實實地道歉。

心頭上的火熄滅了,對手塚原本就沒辦法真的生氣,只有在這種時候會心疼他的笨拙。於是不二軟了語氣:「那、能不能告訴我,是什麼讓手塚你這麼在意?」

手塚不語,向不二致謝後,婉拒不二遞來的雨傘,一個人跑進轉小的雨絲中。不二摸不透手塚到底是來幹麻的,思考一陣子後,他重新窩回沙發看他的恐怖片。


第二天的天空很陰,中午過後待在沒開燈的教室裡,不二幾乎伸手不見五指。眼睛瞇著瞇著他便趴在桌上昏昏入睡,迷朧間感覺身旁好像有好聞的薄荷香,然後他就陷入昏沉的熟睡。

再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自己的床上,完全沒印象自己今天有參加過部活。晚餐時聽回家拿換洗衣物的裕太說,是手塚送自己回來的。

「啊、對了,老哥,手塚學長有留字條給你。」
「字條?」
「嗯、他說放在你桌上了。」
「嗯、thank you。」

不二回到自己的房間,打開電燈,憑著自己的直覺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,可具體的地方他說不出來。好像有哪裡、很小很小的地方疏忽掉了。

「唔......嘛、算了。」

不二打開手塚的字條,上頭的字跡強而有力,甚至穿透到背面。

上面寫著:「下次想要的東西直接說出來!」 這是什麼意思?猜謎嗎?想要的東西?想要的東西?!想要的......

「啊!!!」 一瞬間豁然開朗的不二衝到書桌前,相框裡原本擺著的相片已經被更換掉,變成一張手塚正在親吻不二的相片。

「這、這是什麼時候拍的?」 急忙拿起相框時,不二順手掃掉桌上的兩張小紙片。拿起來一看發現是原來相框裡擺的合成照。上面也有手塚的筆跡:「抱歉,這就是讓我很在意的事。」

不二覺得自己的臉熱得快成煮熟的蝦子,原來手塚看到了自己偷偷選好角度;將自己跟手塚的相片剪好貼在一起,看起來很像兩個人在接吻的合成照。

「居然偷親、偷拍還擅自幫我換相片啊...嗯?這張紙條背面好像還有字?」

『ps:不二,原來你也會有笨拙的時候,我放心了。』

「誰才是比較笨的那一方啊...」 不二將紙條捏得死緊,決心第二天不讓手塚好過。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連悲觀幽靈都不敵

大叔囧

Author:大叔囧

Death note
不知什麼鬼
月別アーカイブ
カテゴリー
最近的情書(毆)
手塚君

????纣冦
见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Cbox
ブログ内検索
RSSフィード
朋友的小窩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